[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類別標籤(請以 , 逗號分隔多個標籤)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附加選項[動態GIF]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JPEG, PNG,禁止發佈色情及獵奇圖片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750 KB。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各類學術相關話題均可在此發表, 但是自己的功課要自己做
  • 新討論串必須輸入相對應之標題, 推文字數限制為五十字
  • 本版內容不能視為專業醫療建議, 醫療相關問題請諮詢專業醫護人員
  • 違規事項及管理意見請向此管理室回報

檔名:1569475292965.jpg-(146 KB, 1066x750) [以預覽圖顯示]
146 KB貿易戰英國人是這麼看的:美國再不打就要崩潰了 名稱: 無名氏 [19/09/26(四)13:21 ID:D28JW8Vo] No.190189  +   
今天拿著presentation找導師修改,一邊改一邊跟教授閒聊,就說到國際政治了。不得不說英國佬玩政治上,想法和眼光還是有的(所以您大英帝國玩脫歐怎麼玩成這樣的)。不管媒體怎麼宣傳,高級知識分子對局勢的見解還是可以的,和老頭子聊了聊,我對中美國際局勢感覺有了個全新的視角。

和他聊聊貿易戰,我說中國其實並不願意貿易戰,而且也並沒有主動發動貿易戰,美國的很多指責都是無稽之談。教授說他知道,但這根本不是本質與重點,他認為貿易戰本質上依舊是中國對美國的戰略進攻,不管貿易戰是不是美國主動挑起的,就算是,那也不如說是中國人逼迫美國人主動挑起的貿易戰。這又要從98年到08年以及08年至今的局勢演化說起了。美國依靠美元,美軍與美國價值觀從全世界收割社會財富與吸引人才餵養美國本身,削弱他國實力,從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以來,已經形成了一套系統的組合拳與方法,而蘇聯的解體加劇了這種依賴。

具體方法是這樣:

依靠美國的影響力與國力支撐的美元以貿易逆差的方式為全世界提供流動性,讓美元在全世界流動,我們可以把這批美元看做是魚苗,羔羊。然後依靠美國的軍事實力和國際影響力,人為的製造地區衝突與危機,可以是很多形式,政治危機,經濟危機,加息,甚至國際衝突從而使特定國家資產價格相對於美元大幅度波動,本幣劇烈貶值,從而以超低代價收割他國的優質資產與外匯儲備,一方面讓這批增值的財富收入美國囊中大餐一頓吃個飽,一方面回收美元的流動性,為下一輪收割而做準備,釋放和回收美元流動性的中間的具體操作就是加息與降息。整個流程已經形成一套系統的組合拳,就像養羊一樣,放出去吃草,出肥了收割。這套方法很多時候行之有效,為此美國才建立起了它的全球體係與推行全球化,為美元的自由流通設立保障。

但從98年以後,這種方式遭到了極大的挑戰,根本原因在於中國。中國的崛起並不僅僅是一個頂替了蘇聯位置的強國那麼簡單,它的存在和方式對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造成了巨大的挑戰。

中國的崛起是美國21世紀以來的最大的挑戰與隱患,政府控制力強,並且在金融領域對資本有諸多管制措施,使得美國難以單單通過資本操作方式收割中國的財富。然後中國日漸增強的綜合國力和穩定的社會與政治環境,使得美國更難以製造政治危機的方式,製造中國的資產價格跳水,哪怕製造了,由於中國的管制措施財富也難以流出中國。然而從98年以來,通過製造國際衝突的方式造成中國內部不穩定以達到更換一個可以讓資本自由流通的政府的方式已經無數次宣告失敗,並且花費了美國很多“成本(Cost)”,包括金錢上或者國際影響力上。可以說,21世紀以來,中國對於美國,就是一個蒸不爛,煮不熱,錘不扁,炒不爆的一粒銅豌豆。美國除了直接宣戰以外,已經沒有什麼手段能打斷中國的上升進程了。但如果僅此而已,中國說不上的是美國的心腹大患,或者換句話說,肯定算不上比蘇聯更嚴重的威脅。

中國之所以對美國而言比蘇聯更危險的原因在於,它採取了完全迥異於蘇聯的方式,對美國的根基在進行侵蝕和腐化。根本原因在於,中國的崛起不但使得中國自己成了美國無法收割的對象,並且使得美國以往的對其他國家的收割組合拳效果大打折扣。中國首先保證了自己不被美國收割,然後通過持有大量的美元外匯儲備,在美國收割他國的時候,向美國“收一道稅”,具體表現為使用自己的巨額外匯儲備在美國製造了“危機”後,和美國人一道低價收購資產(包括不限於油田的開發權,競標基礎設施建設,或者只是收購一些資源,或者參與重建或者投資)。這就等於,對美國來說,回到手裡的只有美元而非財富,只有通脹而非實際的好處。他稱之為對美國的“寄生”。

但這種趨勢在08年以前並沒有讓美國人警惕,或者說,並沒有讓美國人疼到警惕。轉折點在2008年,經濟危機使美國的力量受損,根據以往,美國需要找一個對象輸出危機並且收割財富。中國毫無疑問不可能,但美國發現不但是中國不可能,連帶對其他國家,也收不到多少好處了。原來在於中國從改革開放起就在積累實力,在2008年美國受損的實力和中國自身一直沒有停下來的實力積累,到達了一個微妙的引爆點。我不知道你們中國人的看法,但在2008年後,中國的國有企業和基礎設施建設,忽然在影響力和等級上都提高了一個級別。中國忽然對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和輸出產能開始關注,在幾年後更是推出了一帶一路計劃。從2008年後,美國發現一個事實,使用以往的收割手段,不但是有沒有利益的問題,而是可不可以回本的問題。原因在於,以往,在認為製造資產價格波動後,能以美元低價收購優質資產並且回收流動性,雖然被中國截留一部分,但絕大部分收益仍然是美國的。但08年後,大部分收益居然被中國收取了。原來在於,08年以後大量的貨幣互換協議與一帶一路計劃以及中國開設的諸多國際融資通道(中國主導的),以非洲為例,中國改變了以往直接使用美元收購資源或者資產的方式,向部分第三世界國家提出,以工業製品和基礎設施折算美元,另一國以本國優質資產的期權折算美元,達成交易。雙方僅僅是聲稱使用了美元,實際而言一美分都沒有流動。結果在美國製造了各種地區衝突與危機以後,中國以這種方式介入,它不但是被截留了收益的問題,甚至可能沒有收益。例如伊拉克,中國以基建和產品出價,伊拉克以基建收益的期權或者其他資產的期權抵押,達成交易。這中間僅僅是物資的流動,美國無法在其中以美元收割任何收益。並且中國還有自己的資金渠道(崑崙銀行等等)。

美國人終於發現,以往中國人只是用吸管唑一口,以前或者是九一分,四六分,現在可能是三七分,中國七,美國三,甚至有時候美國人還要賠本。

這是挑戰了現在美國的根基。布雷頓解體以來,美國為了更好地收割,幾乎改變了它的國家形態與政治觀念,構建了美國自己的全球體系,蘇聯解體還加劇了這一趨勢,一切都是為了更好地使得資本流通,方便美國收割利益,包括去工業化與讓金融業高度繁榮。他的國家為全球化而改變,他的觀念也為全球化而改變,現在的美國已經不是1939年那個美利堅了為了構建和維持這個全球體系,美國付出了巨額的成本,不得不維持超高的軍費和巨額的貿易逆差,但只要可以收割下去,那麼美國的貿易逆差和高額軍費都是值得的,都能得到超額回報。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9/09/26(四)13:23 ID:D28JW8Vo] No.190190  +    
但現在而言,美國付出了成本,消費了影響力,卻得不到相應的收益了,錢你出,惡人你做,桃子我摘。為了壓制俄羅斯,持續壓低國際油價,並且早年在中東干涉抬高了國際油價,使得自己的一票國內石油公司為了賺更多的錢,開採石油的技術研發上升了一個台階,甚至使得美國自身因為頁岩油的開發都變成了產油國。也就是說,美國現在已經無法以製造地區緊張局勢然後以石油美元得到很高的收益了,而且哪怕真的抬高油價,也不過是為了俄羅斯輸血,甚至拉丁美洲的委內瑞拉這些國家也會壓制不住。

然後低價收購優質資產呢?就拿伊朗舉例,美國能夠戰胜伊朗嗎?毫無疑問。但如果在要伊朗扶持一個親美政權,比如扶持遜尼派政府,需要美國大量輸血,否則,塔利班就是例子,新政府如果沒有美國的持續輸血毫無疑問坐不穩政權,但如果持續輸出,一個阿富汗加伊拉克就差點把全盛的美國放乾,以現在聯邦政府而言,伊朗那麼大的地方維持一個親美政權,是天方夜譚。而且先不說一個被戰爭摧毀的國家到底有沒有所謂的“優質資產”,哪怕有,新的政府為了戰後重建,也會拍賣優質資產,然後拍賣優質資產為了什麼?還是為了籌集資金以進行戰後重建。那麼中國可以直接以基建出價,新政府用資產期權抵押,有美國人甚麼事情?

鐵路,電力,通信網,公路,為了收割全世界而自己去工業化的美國在這些基建領域已經完全無法與中國競爭了,哪怕尖端技術仍有優勢,但缺乏市場也缺乏資金的聯邦政府已經沒有逆轉這個趨勢的能力了。

聯邦政府已經沒錢了,這是個顯而易見的事實,而對大國而言,調頭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如果能輕易改變生存方式或者社會制度,那麼蘇聯也不用解體了,這也就是為什麼美國必須著手直接的,有力的,實質性的開始打擊中國。

中國以這種方式活著一天,美國的全球體係都有解體的風險,聯邦政府的財政收入已經岌岌可危,然而不得不花的支出確是年年高攀。再加上美國每年所創造的財富,到底有多少進了私人的口袋,有多少進入聯邦政府的國庫,是要打一個疑問的,以往增量時期無關緊要,在08年至今美國進入消耗存量時期,種種以往的社會問題都會日漸尖銳。如果美國拋棄的它的全球體系回歸門羅主義也是一條道路,但教授對此持悲觀態度,國家體制和社會與觀念劇變,是催生混亂與內戰的最好溫床,如果大國轉向如此容易,蘇聯也不用亡國了。

所以他覺得貿易戰本質上是中國對美國的戰略進攻,無論是不是美國主動挑起,其實都是中國在逼迫美國做出的戰略抉擇,美國對於發動貿易戰並沒有必勝的把握,甚至把握有沒有超過一半也很難說,但它仍然不得不去賭這個一半一半,這對於國家戰略的選擇而言,無疑是最糟糕的情況。

看似有選擇,實際上沒有,因為只有糟糕和更糟糕的區別。如果不解決中國問題,美國哪怕找到再多的錢包,也填不飽自己的肚子,甚至會越來越餓。加州高鐵項目的失敗證明了美國目前社會運行的成本極高,金融和法律障礙人為的拉高了整個社會的運行成本,對華貿易戰風險極大,但聯邦政府已經別無選擇。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9/09/26(四)22:31 ID:3Guc4BLc] No.190194  +    
總之就是美國割不了中國這韭菜7pupu
因為中共的極/集權統治管制讓美國佔不了便宜,而美國玩金融遊戲割他國韭菜的手段
還不如中國搞基建拓展影響力
(其實我認為是將中國工業製造業過剩資源跟人力向將輸出)
附近國家對中國的舉債其實就是中國製造對未來量債,如果這些國家還不起,而中國基建沒有發揮其應有的商業利益
就是兩邊一起崩潰,將自己的製造業跟其它國家的命運綁在一起要屎大家一起屎
而這種玩法美國玩不動,應該說發達國家的工業出走後根本就玩不動這招
所以才有說日本在跟中國競標時,有人批評根本不該接受阿共的統戰陰謀
但這說法有些問題,日本基建做得是比中國好,但太貴了,難道日本做的基建就不用還錢嗎?
明顯這些國家寧可短視近利地選擇中國。即便這樣在地緣政治的影響上都跟中國綁在一起,誰叫你們的「民主自由」不打個折呢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9/10/14(一)19:30 ID:Q./U3So2] No.190252  +    
美國關鍵性的誤判應該是兩國軍事力量的差距縮短得太快了,以致於自己的鐮刀準備割下去之前才發現對面已經全身板甲根本無處下刀,不然今天中國不外乎是另一個廣場協議前的日本而已

2014年的敘利亞美俄對峙開始到選舉年到川普從國内事務掙脫浪費掉了美國最後的3年機會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